从移民之女到励志之女—— 记美网亚军、加拿大姑娘费尔南德斯(转载)

优美日志网 14 0

  2021美网女单决赛之后,两位出生于2002年的小姑娘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。

  夺冠的艾玛·拉杜卡努除了拿走冠军奖杯和250万美元的冠军奖金,她甜美的笑容、成熟的谈吐、华裔混血背后的庞大媒体话语权和商业市场,更是让一大堆品牌和企业准备好了大额支票,排着队等她点头签字。

  亚军莱拉·费尔南德斯也可以获得125万美元奖金,并且凭借着一波晋级过程中连赢TOP10选手的影响力,让职业网坛看到了新一代球员的冲劲。

  虽然都是出生于加拿大的混血移民后代,但费尔南德斯和她的家人像是从更加陡峭和凌冽的珠峰北坡向上,而拥有金融投资背景父母的拉杜卡努则是从南坡出发。

  2002年9月6日,莱拉·安妮·费尔南德斯出生于蒙特利尔。她的父亲豪尔赫·费尔南德斯是来自厄瓜多尔的足球运动员,母亲依琳·艾科西维亚是菲律宾和加拿大混血。夫妻俩有3个女儿,乔德西、莱拉、比安卡。

  作为初代移民,这一家人的生活过得并不是非常宽裕。但是面对女儿们的爱好,费尔南德斯和妻子总是全力支持。费尔南德斯小时候喜欢足球、田径和网球,她从5岁就已经拿起球拍走上球场了。

  “最后我选择了网球,是因为它真的是太美了。每次我在电视上看到网球比赛,都会觉得怎么会这么好看这么优雅。”

  一、自学成才的严父

  不过,当费尔南德斯从“美”的角度来选择网球作为自己要从事一生的项目之后,这项运动最初带给她的并不是“美”,而是很多挫折、很多煎熬。

  7岁时,她被加拿大的一个国家网球项目选中,成为魁北克省该项目的入围球员。但是很快她就被劝退了,因为教练们认为她“移动太慢、技术方面瑕疵太多、发球没有办法提高”。

  “听到这些评价之后,她一直哭一直哭。我就这样看着那个小女孩,‘Honey,对你来说网球重要吗?’她说‘是’,她想要继续打球,无论发生什么。我说,‘如果你真的想好了,那么我来当你的教练吧。’”

  从那以后,豪尔赫·费尔南德斯就成了女儿的网球教练。在此之前,13岁就开始踢足球的他对网球技术、战术都一无所知,只是在场边看过一些执教青少年的教练们训练。

  他开始拼命地了解网球运动,去看世界顶级球员们的视频,尤其是威廉姆斯姐妹、斯黛菲·格拉芙,她们都是由父亲执教并且在职业生涯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

  关于自己的训练方法,如今也算是取得阶段性成功的豪尔赫·费尔南德斯举了个例子。“你知道,在盲人国里,有一只眼睛的人会成为国王。在我们家,我的妻子和女儿都不懂网球,所以我就成了那个最有决定权的。”

  “我们决定从最基础的工作开始做起,抓她的体能训练、心理承受度以及移动速度。网球是一项强调精准的运动,无论是在过去还是现在,你只有在合适的时候给予对手一记重拳才能获胜,这是不会变的真理。”

  他从来不会随便对待比赛的胜负,每一场竞争都很重要,对于他和女儿来说。

  “你的面前永远都要有一条红线,当你跨过它的时候,就会发现不远处还有另外一道。慢慢地,你就会把那些红色区域当成正常的区域,这个时候你就会拥有坚韧不拔的一种精神——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,因为我面对的都是平常一直在面对的东西。”

  这种强大的推动力有的时候会让莱拉难以承受,她也会在训练场上落泪。这个时候,费尔南德斯就会放下“严父”的身份去拥抱女儿。

  身为足球选手的他知道自己当年可以从队友那里得到安慰,而小小的莱拉走的是一条孤独而艰难的路,在这一点上他是心疼和理解她的。

  二、刺耳的话,我一直记得

  2021赛季,当莱拉·费尔南德斯夺得WTA蒙特雷公开赛女单冠军之后,她说自己明白父亲的苦心。

  “他只是希望我能够提高,不断修正自己,保持竞争力。他说这样的情况(流泪)的场面以后可能会时常出现,他会不断把我推向那些不舒服的位置,我必须自己去奋斗、去战斗,寻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。”

  以我为主,这是费尔南德斯在2021美网通向决赛之路上留给人们最深的印象。

  无论网带对面站着的是2号种子阿丽娜·萨巴伦卡、4届大满贯冠军大坂直美、前世界第一暨3届大满贯冠军安杰利科·科贝尔,还是2019深圳WTA年终总决赛冠军伊莉娜·斯维托丽娜,她都打得虎虎生威,无论领先还是落后都毫不在意。

  她在意的只有接下来的那一分,只有自己在这一刻有没有发挥出最好的水平——如果有,即使打丢了,她也会轻轻地笑一下,然后再站回去。

  这种不在乎对手的态度也来自于她多年来的训练。因为从小身高就不高——现在也只有1米68,所以她的父亲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她:

  “对手的身高不重要,能决定胜负的只有你。”

  为了让女儿得到更多的锻炼,豪尔赫·费尔南德斯还邀请很多身高超过1米9的朋友们来跟女儿对练。

  “我是一个非常刻苦的人,我知道网球没有秘密,你必须每一天都努力训练。我很高兴我的父母让我认识到努力的价值,在我还处于非常小的年纪。今天又是新的一天,又有新的对手、新的挑战在等着我。除了努力,我想不出有别的事情可以做。”

  故事听上去真是相当令人振奋和励志是不是?从现在她身为大满贯女单亚军的时间轴上回看,当然如此。

  可是10年前,没有人会认为她能够做到这一点——网球教练们认为豪尔赫·费尔南德斯在“胡闹”,莱拉的老师直接告诉她:

  “你不要打网球了,你永远不会成功,你应该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。”

  “很多人怀疑我,怀疑我的家人和我的梦想。”在直落两盘击败萨巴伦卡之后,费尔南德说:

  “这位老师说的话我一直都记得,现在想想会觉得很好笑,但当时对我来说可一点也不。”

  费尔南德斯爆冷在半决赛击败萨巴伦卡。费尔南德斯爆冷在半决赛击败萨巴伦卡。

  三、 打工的母亲

  为了实现女儿的网球梦,豪尔赫·费尔南德斯做了很多,他的妻子艾琳也做了很多。

  毕竟自己不是专业的教练,所以豪尔赫·费尔南德斯会时不时地聘请专业教练以及体能师来执教女儿。在她的成长进入快车道之后,他请了罗曼·德里德尔作为莱拉的教练,自己更多地退回到父亲和导师的位置上。

  然而不管是训练还是比赛——尤其是在青少年时期,这对父女都需要足够的钱来支撑他们的开销,包括路费、食宿、教练费、场地费、衣服和球鞋的消耗等,大部分费用都要靠母亲来承担。

  虽然他们一家住在蒙特利尔,但是有3年的时间艾琳不得不离开丈夫和女儿们,前往美国加利福尼亚工作,以支撑女儿们尤其是二女儿的梦想。从2013年到2015年,她每年只能回家两次,3年里加起来只见了女儿6次。

  “她是‘超人妈妈’,她的贡献比我们所有人都多。”在一次采访里,豪尔赫·费尔南德斯这样形容妻子。“她比谁都坚信莱拉可以,她每天都在工作,各种加班,为女儿的训练节省每一分钱。”

  回想起这段时光,莱拉·费尔南德斯说:“最开始当她回到我身边的时候,我和她还是有点陌生,因为我们有那么多年没有在一起生活。”

  但很快她就了解到母亲的付出,她爱她,感激她,也热爱费尔南德斯家族的所有人。

  如今,费尔南德斯一家已经不用再为财政问题而身处不同的城市了。莱拉·费尔南德斯虽然错失一个美网女单冠军,但无数名宿包括7届大满贯冠军马茨·维兰德都在说她的未来可不止一座两座大满贯,还会获得更多。

  “我觉得她很像纳达尔,在某种程度上。你知道,不只是左右持拍,而是那种坚如磐石的心理,让你总是能够从她的比赛中看到和感受到源源不断的能量。”

  1998年,当威廉姆斯姐妹穿着Carolina Herrera的黑白条纹礼服拍摄完照片之后,转过年来她们就开始在大满贯赛场上有所斩获。

  2021年,美网上的精彩表现和同样的礼服可能预示着莱拉·费尔南德斯也会走上同样的道路。

标签: 励志日志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